© 一刻刻刻刻|Powered by LOFTER
在爱情里没有正逆。

天哪。今天怎么了。还在写文呢。简直被爱包围。

认识你我也真的感到很幸运w


《有生之年》文评

from 就是为了我萌的一切


首先,我是一个鸣佐洁癖党(不知道现在洁癖还是不是中性词),在我的概念里,逆就是床上的逆关系,我只是完全吃不下床上的逆,一点点都不行,所以这算是洁癖?好吧,这个无所谓了……我只是想表达就算是我这样的,抛开了肉的部分,我还是被一刻这篇《有生之年》震撼了,对,没错,是震撼,后面几章我基本上是一句句反复地看,反复地解读,然后泪流满面。非常感谢一刻带来的这篇文,虽然我很遗憾因为我自身的原因没能完全把作品看完(毕竟该有的情欲表达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但是我还是

#《有生之年》番外,在【跋】之前的内容

#暖暖佐鸣陪你一起跨年哦

#助理视角


在那不勒斯的阳光中


到了他们的小屋门口,我停下来先跺了跺脚,清理了脚上的雪屑才按下门铃。还没有看见鸣人,就听见他嘹亮的嗓音从门板后面传来,门一开启就迎上来笑嘻嘻对我道早安。我有些激动的应了,跟在他后面把门带上。屋子里切实的暖气令我冰凉的脸颊感到轻微的刺痛。

鸣人问我要不要一起吃点早饭。我原本脱下外套正打算开心的坐过去,一进餐厅就看见了他坐在那儿。

这很稀奇。这不是他起床的时间。我在这里工作的两个月里几乎很少见他——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或者偶尔他到厨房里来的时候。

而他现

#佐鸣only

#现实向,

#文内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BGM say something 请单曲循环

29


久别重逢时分原本是该紧紧的拥抱,但是佐助此刻却只是跟在鸣人的身后,不肯使他的脸脱离视线哪怕半步。积年岁月几乎未使他的容貌发生改变——他的笑容仍带有地中海阳光般的温暖,这使佐助内心涌起微妙的自卑的情绪。他仍是一副年轻的相貌,而他此时被病痛困扰,已近中年。他原以为他走了,永远的离开了——在他游荡在欧洲各地去寻找他的时候,他的绝望一天比一天更甚——他所能接触到的剧团中都未能寻到他。


然而他没有。他仍以一个旺盛的生命的形态活在这世上。他原本应当感到狂喜的内心只有深夜湖水般的

#佐鸣only

#现实向,

#文内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连着26的后半部分读27感觉可能会更好,并且26后半有修改


26


表演季已经接近尾声。没有了宣传的要求,佐助去不去随他的心情和时间。他又开始创作新的剧目,关于戏剧演员的生存的悲剧情节,但他写得并不顺利,思绪总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他常盯着刚刚写过去的那一段反复读却找不回片刻前的感觉,然后视线又转到放在桌角的绘图本上。可能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要打开它了,他的手指停在那封面上,而后像是被火燎到似的抽回来——他起身套上外套出了门。


于是他又一次坐在了黑暗的剧场中。表演因为反复的宣泄已经由最开始的饱满而变得松懈,熟悉戏剧的观众通

#佐鸣only

#现实向,

#文内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25


“还有一段时间就要开始了,宇智波君,我们去贵宾席上就坐吧。”


泽村导演温和的邀请。


距离开场还有十五分钟。观众席上几乎都快坐满了。热腾腾的气息同人们兴奋的议论声混杂在一起,佐助跟在泽村身后上楼,不禁想起一年多以前在学院的礼堂中上演《天意》的情形。


这一切都太不一样了。尽管他还是一样的厌恶媒体,但已经不再受负面消息的困扰。他每次看报纸的时候都会直接翻过文艺版——即使他的剧本写得再不好又怎样。他只需要写作。像呼吸一样本能。


灯光缓慢褪色,舞台中央在一瞬间被照亮。没有音乐。舞台上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佐鸣only

#现实向,

#请告诉我不是一个人……看完698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QAQ

#文内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23


宇智波佐助用左手摁了摁眼眶。桌面上闹钟显示已经转过了凌晨三点,而他毫无困意——他握着笔的右手几乎没有停过,字迹已经接近于鬼画符,但他看得清每一个字,他的脑海中源源不断的涌现出词句,激动得连肩上披着的大衣滑落在地也顾不上管。


因为他少见的做了梦。在白天犬冢牙提及当年的故事之后,他终于有机会见到那个人,在梦里——


是“漩涡鸣人”。


那个梦很短,短到只来得及看清对方双眼的神情——他在责备他白白浪费了大好时光却没有任何进展,那双海一样透彻的蓝眼

#佐鸣only

#现实向,

 @鸡腿贤三 


21


他们似乎真的再没见过。为数不多的文本和照片资料中能够证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宇智波佐助独身一人。神奈川剧团经理大和先生只在有人问起“漩涡鸣人”时回答道:


“啊……我也不清楚。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大和先生并没有忘记漩涡鸣人。正相反,他对于这个混血的少年印象深刻——尤其是当他站在舞台的中央演绎《得偿所愿》的第一幕时,几乎瞬间就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那是种用语言难以描述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汹涌的顺着血管奔腾而出,指尖都热得发麻。没有人能够意识到自己还在呼吸,连眼睛都忘记眨。他们甚至在漩涡鸣人结束表演

#佐鸣only

#现实向,虐


20


窗外刮起狂风(看样子是又有台风着陆),吹得窗子上贴得旧报纸噼啪作响——佐助挤在局促的空间里伸手去关上窗子。大门砰得一声被风刮的发出巨响。·鸣人像被门卷入的一阵风似的从玄关冲到佐助桌前——


“佐助!——你猜我收到了什么?”


鸣人的双眼瞪得溜圆,盛满喜出望外的神情。佐助注意到他手上拆开的国际邮件。他挑眉装作思索了一阵——


鸣人却没等他猜测就兴奋的宣布:


“我竟然收到了罗马国家戏剧学院的录取通知!这简直不像真的……快掐我!掐我一下!”


“你也太夸张了……”佐助轻嘲的勾起嘴角,“一张录取通知而已……”


#佐鸣only

#现实向,虐

#这部分是全文最难过的部分,也是写得最难过的部分。


16

关于宇智波佐助一生中唯一传过的这一段著名的“情史”之后发生的事情,各种说法皆有。可以证实的是,在媒体首先曝光了“东京艺术大学戏剧学部漩涡鸣人”这个真实的身份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平静的生活持续遭到外界的严重干扰。

生活总是带有一种讽刺性的真实。当人们已经彻底陶醉于《得偿所愿》中所描绘的隐秘的禁忌之恋时,对于他们深深迷恋的剧作家的戏剧化的恋爱情节就呈现出更加强烈的抗拒的态度。他们有着捍卫者一般的自觉,自以为是在维护着一个作家的神圣和体面。甚至他们坚信曾经被废除的对同性恋的刑罚仍应该履行它应有的职能

#佐鸣only

#现实向,虐

#文中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警告!请勿将剧情与前一版混淆!


15

宇智波佐助一句话也不想说。

漩涡鸣人试图缓和的笑,他举着手傻站在一旁,不过刚从厨房中冲出来,手上还沾着洗碗时的水和未冲干净的泡沫,身上穿着古怪的绿色的带花边的围裙,样子滑稽得可笑。

不过现在没有人能笑得出来。

“这没什么……真的……”

天知道鸣人的话听上去有多苍白。

佐助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坐在桌前奋笔疾书了一段,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信封封好。他抽出另一封信,夹在书页间的,对照着上面的地址抄好。

鸣人眼尖的看到“神奈川”三个字。

“你已经决定好了?!”

他知道佐助收到神奈川剧团的邀请已经很长时间了。之所以迟迟未

#佐鸣only

#现实向,虐

#文中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警告!请勿将剧情与前一版混淆!


13

当宇智波佐助于写作中沉寂,媒体也像是集体失忆般忘却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存在。只觉得时光轮转,草长莺飞,又是一年夏天。

这天漩涡鸣人从黏腻的不适感中醒来,窗外天光似乎已经大亮——不过对于盛夏时节这时间尚且算早。身边的位置意外的空着,鸣人双眼朦胧的去寻找书桌旁的身影。

“佐助……?”

鸣人的声音还带着没有睡醒的慵懒和沙哑。

坐在椅子上背对的身影纹丝未动,如同入定般。鸣人躺在床上抻了抻自己的胳膊和腿。窗外的蝉虫莺雀兀自喧闹着,一声更比一声。就在这喧嚣的背景下,鸣人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鸣人……我写完了。”

僵坐

#佐鸣only

#文内引用部分皆属于原作者

#警告!请勿将剧情与前一版混淆!


11

To feel the flame of dreaming and to feel the moment of meditating.
    
When all the romance is far away,the eternity is always here.

(感受梦想的火焰和沉思的瞬间,当所有浪漫远去,永恒依然如故)

12

鸣人已经睡熟了,鼻翼翕动着。眼睑与睫毛轻轻贴在一起。在朦胧的穿过窗帘的月光下,佐助能看到鸣人眼窝中的阴影。他小心的从鸣人的颈窝与枕头之间抽出

#佐鸣only

#现实向,虐

#警告!请勿将剧情与前一版混淆!


09


宇智波佐助后来却对这一次吵架几乎毫无印象,像是被篡改了记忆似的。他仅仅记着自己有那么一段颓废荒唐的时间,然后那段时间像小偷嗖的一下子就溜走了。

他很快回到鸣人身边。

圣诞夜。学校礼堂座无虚席。

宇智波佐助已经放弃说服自己不是因为无聊才来到这里。头仍因宿醉而刺痛,他的胃因为久未进食而抽搐,偶尔发出古怪的声音。

幸亏是在黑暗的角落里。宇智波佐助为自己窝囊感到恼火。

他对这个地方很熟悉。五年前他的作品曾在这里放映,那个时候他站在后台小心地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观察着坐在下面观看的学生的神情。他带着所有年轻人都会有的对自己作品的沾沾

#佐鸣only

#警告!请勿将剧情与前一版混淆!


07

奈良鹿丸回忆了很久,终究还是想不起鸣人是否真的有解释过宇智波佐助从戏剧学部转去电影学部的原因。

“似乎是很复杂的原因,说起来却也简单”——他就这样语焉不详的略过了宇智波生平中本该记录的转折的一段。

然而他清楚记得,多年前在筹备圣诞前夕社团表演剧目时鸣人提议《天意》的这个细节。

“我们排《天意》吧!”

鸣人的态度总是很直接。

“喂漩涡,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天意》吧?宇智波拍的那个……”

“就是那个呀!有什么问题吗?”

奈良鹿丸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却清楚的解读出社团中大多数人古怪的质疑的神态——

多少读过报纸或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媒体对此片口径统一的笔诛讨

#佐鸣only

#看过前一版的亲如果看到眼熟的部分请耐心qwq

#文内引用皆属于原作者

#警告!请勿将剧情与前一版混淆!


04

表演是戏剧专业的基础课,漩涡鸣人却很少会去争取站在聚光灯下的机会。他通常都会选择做一个卑劣的揣测者,一面背诵着旁白,一面观察表演者微末的感动。他在他的硬皮本上画了成打的图案,嬉笑怒骂,千姿百态。同来上课的学生有如近藤这样的,多半都觉得他是个怪咖,是个白痴,放着好好的成绩不要在一旁行为艺术。

谁曾想过鸣人也会有惊艳全场的时刻。

恢复了平静的佐助开始指挥现场的工作人员新一轮的拍摄。两位主要演员福至心灵一般似乎突然间悟到了更多,佐助却在这本应牢牢注视屏幕的时刻走了神—

- 查看更多 -